云南摄影网(简体)  云南摄影网(繁体)
欢迎来到云南摄影网 - 东川红土地频道,本网是由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倾力奉献的云南摄影专门站点
旨在提供元阳梯田元谋土林东川红土地罗平油菜花怒江大峡谷梅里雪山稻城-亚丁摄影的专业资讯
为摄影团队摄影提供专业的行程规划、酒店预定、摄影包车等相关服务

彝族“六祖分支” 在东川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02-18
据彝文文献记载,彝族在历史上,曾经历了洪水泛滥的时代,在战胜洪水之后,由始祖笃慕主持,将其子民分为武、乍、糯、恒、布、默六支,每两支人为一联盟形式,向一个方向迁徙、拓疆,将彝族先民分向各地,形成古代南中具有影响的民族。后世的彝族把这一次重大的历史活动称为“六祖分支”。弄清“六祖分支”的史实,对于编写彝族历史和中国古代史具有重要的意义。
 
 彝族是我国西南地区的主要少数民族之一,约五百万人口(编者注:2000年人口普查彝族总人口为776.23万),集中分布在滇、川、黔、桂四省尽。其语言属于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共有六大方言、二十五种土语,若加上次方言、次土语,其语言的复杂性就更加突出。彝族支系繁多,有三十五种自称和四十四种他称。这种情况在我国国内民族中是仅见的。自笃慕以来,彝族在历史上建立过大大小小的民族政权,但除南诏外,尚未建立过全民族的统一政权,加之历代封建王朝对西南少数民族实行大民族主义的压迫政策,彝族的文化发展十分缓慢,过去根本不可能来共同编撰自己本民族的历史文献。历史上,彝族曾经形成过一种以表意为主的超方言文字,并用这种文字写下了内容相同的经文典籍。典籍内容极为丰富,而且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这些文献说明,彝族在上古时期,曾经出现过较为统一的整体,用过共同的文字,有过共同的典章制度和规范了的道德标准。
 
 通过对星散于各地的彝文文献的清理,我们发现,无论是四川的《勒俄特依》,还是滇东北与川南一带的《史传》(包括,《公史》、《母史》、《子史》、《联编》),贵州的《西南彝志》、《洪水泛滥史》以及在北京图书馆善本书库中珍藏的云南禄劝明版彝文史书《六祖之光》,都共同详尽的记叙了有关“六祖分支”的史事。这一系列彝文史书典籍所载的六祖分支的史事,绝不可能是某人一时、一地之杜撰。而是彝族厉史上的真实记录。在彝族的口头民间传说、格言、祭经中,也有大量涉及“六祖”的内容。这说明关于“六祖分支“的史事,是自古相传的,不可能是后人虚构的。
 
 据彝文史书记载经洪水泛滥,笃慕(或为仲牟由)骑着马,赶着羊群,为避洪水迁到了高高的乐宜山。他娶了三位仙女,生下慕雅枯、慕雅切、慕雅热、慕雅卧、慕克克、慕齐齐六个儿子史称六祖,后他们繁衍成为武、乍、糯、恒、布、默六个部落。武部落长慕雅枯、乍部落长慕雅切率两支人向南边沿普渡河流域发展,直达现在的滇南及滇西一带。糯部落长慕雅热、恒部落长慕雅卧率两支人,沿金沙江流域逐渐进入现在的凉山、川南及昭通乌蒙山区。布部落长慕克克、默部落长慕齐齐率两支人向中部发展,逐渐发展到现在的曲靖、宣威和贵州的兴义、普安、安顺、威宁、毕节水西一带,其中少部份人南下进入现在的广西隆林等地。这一历史记载,由于加入了洪水神话,曾引起一些学者的怀疑。但我认为,不应该将“六祖”视为非凡人所生的凡夫俗子而加以否定。产生这一神话的原因,是居于后世人对始祖的崇拜。这种把历史神话了的记载,在世界各民族的上古史中是屡见不鲜的。
 
 关于产生“六祖分支”的地点,即文献中的“洛宜山”的地理位置,过去有人解释为东川的洛宜公社,我认为应是现在云南禄劝、会泽、四川会理三县交界处,金沙江畔的落雪山。它系乌蒙山区的主峰,南诏时封五岳,曾把此山封为东岳。离此不远的禄劝彝族,直到现在人死后,在送魂指路时,还把亡魂送到落雪山去。据彝文文献记载,在笃慕迁居到“洛宜山”时,曾经垦置过肥沃的土地,冶炼过青铜,打制过铜器,制造了铜制兵刃、箭簇。现在的东川矿务局,在开掘落雪、因民、汤丹矿区时,曾发现过大量的经过初冶的铜矿渣堆积层。“六祖分支”时,由笃慕亲自主持的祭祀活动,就是在被称为铜洞的地方。由此可见,彝族先民远在“六祖分支”前,就已经掌握冶铜及打制铜器的技术。这与后来“滇文化”中出现的青铜文化,有着一定的渊源关系。同时落雪、因民、汤丹一带,系海拔较高的高山台地,下埋铜矿,上盖肥土,正是避洪水的理想地区。
 
 至于对“六祖分支”时间的确定,确实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彝族自古以来,虽然有着自己干支纪年的方法,但缺少公认的纪元。故对年代的确定,只有参照父子联名的谱系,佐以汉族编年史中有关事件的记载去确定。
 
 由于默部慕齐齐的后裔,火阿济于蜀汉建兴三年公元二二六年因助诸葛亮南征有功,被封为罗甸国王,世长水西一带,成为王族贵胃,其专于修续谱谍世系。为我们留下了研究这个问题的一份较为完整的父子联名谱系。该谱始于彝族父系始祖希母遮,终于水西宣慰使明宗阿里(即安盛祖)共迁延一一七世。其第三十一世祖笃慕因避洪水来到“乐宜山”。三十二世祖慕齐齐率部落东进,成了默部的始祖。第五十一世祖勿阿纳于汉光武时(公元二十五年)进入贵州水西一带,创建罗甸国基础。第五十六世祖火阿济于蜀建兴三年(二二六年)被封为罗甸国王,世长水西。第九十四世祖阿洛阿画于元世祖二十五年(一二八五年)被封为水西宣抚使。第一一七世明宗阿里(安盛祖)曾协同剿灭吴三桂,后于雍正七年亡故无嗣,经地方呈报清王朝,始“改土归流”。正谱从此断绝。自六祖之一第三十二世祖慕齐齐,至明宗阿里,共传八十世。其中第一七世与一八世,一一一世与一一二世系弟兄承袭,故实为八十三代人。每一代人应以多少年为宜,历来没有统一标准。我们参照比较完整的孔氏家谱,自孔丘(前五五一年至前四七九年)至孔德成(现居台湾省),共传七十七代,每代约三十二年。若以每代三十年计算,“六祖分支”的时代约为公元前760年,相当于周平王时期。
 
 由此可见,彝族自六祖在云南落雪山分支以来,已有大约二千七百年左右的历史记载。
 
 据彝文文献载彝族父系第二十九世祖武乐撮之时(约公元前850年,相当周历王至共和时期)已开始了“兴祭祀、立典章,燕尔宾客。”由毕摩密阿叠撰写了各种祭经、史册、典章,并由毕摩世代传抄,保存延续到现在。由于缺少印刷技术,除后世曾有过铭于铜器金钟,勒石摩崖、木刻翻印的少量遗物外,大都是由毕摩传授。故在转抄过程中,出现增添删节,但由于源于最早的范本,所以散于各地的彝文文献,都具有强烈的同一性。通过比较分析,我们可探讨“六祖分支”时的道德意识及社会形态。
 
 当时,密阿叠曾总结统治经验,撰写了一部被称为《治国安邦经》的重要文献。虽然原文已散失,但从大量的转抄件中,不难看出《治国安邦经》实质上是一部维系奴隶制度的法规。它明确规定最高统治者为“资”(君)“摩”(臣)“毕”(师)三位一体的政权。“资”由“资”的后代长房长子世袭。其余儿子或外出拓疆,开建新的基业,或留原地成为庶民。“摩”由“资”延聘民众中擅于排解纠纷,调和鼎戴的人充任,划给封地。“毕”由毕摩的后代中,学习优秀者承继。在“资”、“摩”、“毕”三位一体的政权统治下,以侧溪(意为仓库)为行政区划。除一侧溪为“资”“摩”“毕”亲自掌握外,每一侧溪任命一玛色(兵帅)掌握军政大权,下设慕灌(土目)若干人,兔责征收赋税,管理军械粮袜。另在军事中,设妈裔(统兵)若干人,每一码裔下又有彝续(战将)若干人直接指挥部伍。他们或外出征战,掳俘为奴,或对辖区内庶民奴隶进行榨取监管。
 
 由此可见,当时的彝族先民已进入奴隶制时期,并确立了一套对奴隶的统治制度。“六祖分支”以后,逐渐将这一统治办法遍及到滇、川、黔各地,建立大大小小的奴隶制政权。如默部进入贵州水西后,即建立了罗甸国,由勿阿纳任“资”,伊佩徒忠义任摩,什于命阿丛任“毕”,下设十三处侧溪,建都大方。有十二位玛色,四十七个慕灌,一百二十七个妈裔,一千一百个彝续。恒部建立了扯勒、乌撒两大部落,均开拓了大片土地,乌撒部辖十个侧溪,扯勒部辖十八个侧溪。囊括了现在的沪州、叙永等地。他们有事则合兵御侮,无事则自相征战,后人曾为此写下了彝文文献《乌撒兵马记》专述其发展变迁。到了南诏时期,蒙氏政权所建立的有关“九爽”、“清平官”、“大军将”等一系列统治机构,当是在《治国安邦经》的基础上,结合当时的具体情况所进行的新发展。
 
 由于对彝文文献的收集、整理才刚刚开始,所得资料有限,尚不能展现“六祖分支”时的彝族社会的全貌。但从上述可知,自周代以来,西南地区建立了彝族的奴隶制国家和部落的群体。
 
 从以上材料可以看出笃慕应是迫于洪水日渐上涨,率领了强大的部落群,逐渐迁到落雪山这一狭窄的高山地区。他们在那里虽然进行了屯垦,开拓了这片土地,并冶炼了铜器。但这个地区毕竟过于狭窄,有碍于人口世代的繁衍和发展。所以当洪水退却后,这些部落即分支向外开拓新的疆土。由于彝族先民首先使用了青铜兵器,所以所向无敌。他们掳俘为奴,促使生产逐日上升,为向外拓疆提供了物质基础。对外拓疆的顺利,使其所占地域迅速扩大,到西汉前后,其所占地域已遍及了西南地区。
 
 彝族先民向外拓疆,绝非仅仅是逐水草而游牧,而是每征服一片地方,就掳俘当地人为奴进行开拓,因此出现“天开一方、地现一片”的局面。他们在所开拓的土地上筑起城池,建起宫殿,进行打铜织锦、开荒种粮、放牧牛羊。在要隘险津派兵驻守,世代繁衍在这些土地上。
 
 根据地下出土的文物,我认为大量的青铜器遗物应是“六祖分支”以后,由彝族先民扩散开去,并带到广阔的地方去的。
 
 由于不停的拓疆,与异族发生交往,故融合了其他民族的文化,从而促进了古代彝族文化的发展。同时也因此产生了彝族文化的变异,构成了后代彝族各支系在语言、文化等方面上的差异。
 
 综上所述,我认为“六祖分支”是彝族古代历史上一重大事件。它对后世彝族之发展,起了划时代的作用。它促使古代彝族先民在遍及滇、川、黔、桂的广大地区开拓疆土,它促进了彝族奴隶制度的发展,提高了当时彝族社会生产力,从而创建了以晋宁青铜文化为代表的“滇文化”的基础。它还促进了西南地区古代文明的发展。然而,目前对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研究还有待深入。我们应该积极发掘彝文文献史料,把自“六祖分支”以来彝族二千七百年的有记载的历史搞清楚,写出一部象样的彝族历史著作,为今后中国史研究进一步打下基础。
  • 上一条资讯:
  • 下一条资讯:
  • 关于我们』『常见问题』『预定说明』『付款帐号』『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
    Copyright©2012-2016 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云南摄影网(www.seeyn.net) 版权所有
    电话:0871-63338881,63338882 || 手机:18908891220,18987166652 || 微信号(WeChat ID):kmtrip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