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摄影网(简体)  云南摄影网(繁体)
欢迎来到云南摄影网 - 怒江大峡谷频道,本网是由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倾力奉献的云南摄影专门站点
旨在提供元阳梯田元谋土林东川红土地罗平油菜花怒江大峡谷梅里雪山稻城-亚丁摄影的专业资讯
为摄影团队摄影提供专业的行程规划、酒店预定、摄影包车等相关服务

西游记——碧江废城知子罗、福贡县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10-31

原文摘自:刺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222e8020100xv64.html

2011年12月3日 碧江废城知子罗、福贡县

 

离开老母登教堂后,我继续上山,前往碧江废城——知子罗。“知子罗”在傈僳语里的意思是“好地方”,首先看到就是知子罗著名的八角楼图书馆。听说撤县时,特意从大理请工匠打造的县城新景观---八角楼才竣工不久,却还没来得及放进一本书就废弃了。

 

八角亭门前“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的口号,依然醒目;走进细看,闪着光芒的毛主席头像和“忠”字也清晰可辨。很快就有种时光倒退的错觉,这里的一切,都还停留在二十多年前。

 

转到篮球场,这里原来是部队司令部灯光球场。“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 的标语仍然在那,只是灯光球场的4杆灯再也没有亮过。

 

当年最好的房子:部队司令部,留给了知子罗小学,外墙上,还有毛主席的画像。星期六不上课,听不到学生朗朗读书声,这幢外砖内木楼显得更加威严而落寞。

 

县委和县政府办公楼尚在,都是两层高,青砖灰瓦木地板,看不到人。

 

人去楼空,这里已看不出是当年的政权所在,只有鸡在院子里捉虫、打鸣,猪在栏里哼哼进食。

 

曾经的机关大道,空荡荡的,几只野狗在打闹、流窜。

 

这原来青砖白墙的民族贸易大楼现已为牛棚马厩,而怒族、傈僳族居民却另搭茅屋于院坝和道路间居住,以至成了牛马关高楼,百姓住草房的奇特景象。

 

如果不是黑板与那堆放了锅碗瓢盆的讲台,我真不敢确认这里曾经是教室。黑板上写有字母,估计是前二十多年的用粉笔画上的,辨认半天,我一个都不认识。

 

来到宿舍楼,门大都敞开着,房间内空无一物,四周如此死寂,只有我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回荡。当我踏上楼梯去往二楼,脚下的木板突然发出沙沙的响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我第一反应是楼梯要塌了。这时,一条大黄狗突然从楼梯拐角处跑下来,原来是它制造的动静,当时却把我吓得大叫一声;狗也被吓着了,嗷的一声转身就跑。我是这个大楼的闯入者,这里自有它的生命,可是死一般的寂静欺骗了我。

 

是什么力量让一座城市从一个茶马古道重要驿站变成废城?好不容易,遇到几位说普通话的居民,赶紧向他们咨询20多年前,这里发生了什么?

 

1000多年前,远古氐羌系统中的一支乌蛮部落后裔,越过碧罗雪山,从澜沧江两岸来到怒江上空的知子罗繁衍生息,他们自称“怒苏”,是碧江怒族的起源。更早时期,他们的先辈由中国西北向西南迁徙,大约从隋唐开始,再从四川凉山地区和云南丽江地区逐渐西迁到兰坪澜沧江流域。这与在元阳了解到的哈尼族迁徙差不多。

 

知子罗是怒江峡谷早期仅有的几个集市之一,作为怒江通往内地的重要驿站,它经历过中央和地方政权的多重统治。1912年,云南地方政府派遣怒俅殖边队进驻这里,设知子罗殖边公署,1916年改为知子罗行政委员公署,1932年改设碧江设治局。1949年碧江和平解放,1954年成立怒江傈僳族自治区(后改为州),县府、区(州)府都在知子罗。1959年7625部队的团部也设于此。这里,曾一度是怒江流域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

随着1962年怒江第一条公路(保山瓦窑-碧江)和1973年碧(碧江)福(福贡)贡(贡山)公路(156工程)的通车,知子罗显得孤悬于碧罗雪山之上。它的诸多短板,如地域狭窄、交通不便、蔬菜供应困难等逐渐显露,人马驿道仍然是这里通往内地的主干路之一,居民需要的盐巴、布匹、食物很多还靠马帮运输。

 

1973年,怒江州府迁驻山下怒江边的泸水县六库镇,知子罗仍为碧江县府驻地。而数年后日渐显露的滑坡危机,最终改变了碧江与知子罗的命运。

1979年9月20日至10月6日,碧江连续16天大暴雨,造成60年来最大的洪灾,全县死亡23人,重伤16人,县城北部和南部出现多处滑坡和开裂,最长的达50米,下陷1米多。12月,省革委会派出专业技术人员实地勘察后提出把县城搬到山下的亚谷,但是次年春天,桃花雨不断,引发泥石流,州委坚决不同意在亚谷建县城。

 

1980年4月,碧江再提县城迁址,请求搬迁到邻县泸水的双纳王底,获得省长办公会议同意。但不久一阵暴雨后从坡顶冲下一大股泥石流,省委几经研究,决定碧江县城暂不搬迁,要就地治理。于是从1982年至1983年拨款74万元,修造地表排水沟和挡土墙,但这只涉表层而不及本质,岩性破碎及岩质风化难以制止,滑坡迹象反而越来越严重。

 

1985年年12月,碧江第三次提出搬迁县城,但1986年5月29日,省长办公会议做出的决定是———撤销碧江县制。其原因是说:……自从修了公路,州府搬迁到六库和部队调防离开后,碧江县城变成了死角,失去了中心的地位和作用。况且,现在滑坡加剧,在县内又无容纳一个县城的理想之地。省委省政府的设想是,县制撤销后要重点加强公路沿线乡镇的经济文化建设,使其尽快地发展和繁荣起来。1986年9月24日,国务院发文同意云南省政府关于撤销碧江县建制的批复报告,碧江县所属的5个区,分别划归泸水县和福贡县。

听到这里我惊讶,在怒江两岸想找一块平地,建个城市,真难啊!

碧江三度提出县城迁址,最后却出人意料地被撤销县制,前后历时7年。尽管早有专家提出不能再新增建筑,但这7年间,碧江一边要求择址再建,一边又在上马新楼。如:这4层的工商银行大楼才启用1年,后来知子罗村公所进驻办公,只占用其中几个房间;可容纳千人的电影院才放了3天电影,就沉寂下来,不久拆了给山下两个乡各建一个中型影院。

 

1987年,县城的居民开始心情复杂地下撤,被分流到了福贡、泸水与州级机关工作。由于处在县城南北滑坡带上的所有房屋全部被清拆,原住那知子罗村农民共738人获得了分房的福利,将搬到县城中间安全地段,住进县里留下的瓦房、平顶房和楼房,县城开始被知子罗村公所接管。

在北川县城和舟曲县城先后遭遇地震“包饺子”和特大泥石流倾覆的悲剧之后,在德钦县城还在为搬迁举棋不定之时,许多人回忆起来,其实碧江县城早有先见之明。

 

地处边疆、经济尚十分不发达的知子罗村跑步进入“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社会,按瓦房每人1门、楼房2人1门的简单方式,不管这个门头后面是否还有套间。于是,州长办公室燃起了木柴,银行保险库里唱起了歌,新华书店里众人在猜拳喝酒,武装部里一对新人刚入洞房。

对知子罗的新主人来说,他们只是住进了远比木楞房更宽敞、结实的楼房,过的却还是木楞房里的传统生活方式。

 

于是就有了农民住进了威严的政权大楼,牛和猪在曾经晾晒着雪白床单、盆里养着鲜花的家属楼里栖身;

旧办公室养了鸡;窗下有被遗弃的水磨石浴缸;

 

到处是烟熏火燎的痕迹;喝酒的杯子永远是脏兮兮的景象。

一个曾经由国家掌控一切的城市,突然交给一群还在打猎和传统耕种,大集体已经消亡、现代自治意识又未树立的农民,结果就是知子罗的现状。它其实一点都不滑稽,滑稽的是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的极端对立:城市远比乡村获得更多资源和机会,如果失去城市荫庇,乡村将陷入困境,失去尊严。

在一个院子里,偶遇这位核桃女,看她先把核桃外壳从四面砍除,剩下中间的内釀用锥子挑除,能得到相对完整的核桃仁了。纯净的核桃仁,30元/斤,我不知是贵,还是便宜,称了4斤。看中的是她年复一年,从早干到晚不停的砍,超人的耐力和毅力。叮叮乓乓仿佛在述说废城的故事。

我看过太多的古镇,实质都是旧瓶装新酒,而知子罗却是原汁原味讲述着70、80年代的故事,是中国都市图变之前的最后模板。这里要不了多久,也会成为热门旅游景点。期望现在尽量保护好这里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他们即将成为文物。

时间已到13:30,在知子罗没找到食馆。在半山处,看到这家食馆,一问没准备,宰鸡烧熟需要1个多小时。我已饿的饥肠辘辘,不能再等了,啃了几个点心后继续下山寻找食馆。蓝天白云掩映下,就是茅草棚也好看。

 

下山往北,过匹河乡没多久,遇到一食馆。火腿炖山药,汤鲜、肉嫩,吃得津津有味。

 

有意思的是这家食馆还提供温泉洗浴,如果我带了美女,一定会洗个混浴的。

饭后,休息片刻,继续往北。一路不时能遇到因清理山崖上浮石,架设电缆,而间断通行。

到福贡县城上帕镇后第一件事,找加油站,加油,从南到北跑完了县城,没有97号。问之,本地车怎么办?答复:本地丰田、斯巴鲁车要么到六库加97号,要么加93号。无可奈何,只好加满93号,加一瓶燃油宝。对不起了,可怜的GLK,可怜的孩子,这里没有精粮了,将就一下吧。

入住金谷酒店后,开始逛街。街子就在公路两旁,各种贩卖药材、野味、日货、水果的摊子沿路排成两条。

彩票店,见过许许多多。但像福贡这种买彩票像排队打饭,或像买火车票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愿福贡彩民天天中500万!

 

街头一个小店,堆着一摞镀锌的蒸笼引起了我的注意,进店了解后才知道商品都是进口的,蒸笼来自缅甸。因缅甸也有傈僳族,生活习惯差不多,所以他们也用蒸笼。

关于我们』『常见问题』『预定说明』『付款帐号』『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
Copyright©2012-2018 云南中青国际旅行社-云南摄影网(www.seeyn.net) 版权所有  滇ICP备11001405号-48
电话:0871-63338881,63338882 || 手机:18908891220,18987166652 || 微信号(WeChat ID):kmtrip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